色情低俗负能量网络短视频怎么了

● 从衣着暴露、做出性感动作到号称“线上打赏线下可约”,从连麦PK人身攻击到“佛媛”“离媛”“病媛”各类“媛”……当前仍有不少主播在网络平台发布低俗视频或进行低俗直播,以此吸引流量

● 目前法律并没有对低俗的具体内涵进行界定,一般以公众的通常认知作为判断标准,比如价值导向不正确、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反公序良俗等

● 建议完善主播信用机制,增加网络平台处理权限,统一惩戒规则,建立联合惩戒机制

10月15日晚,某直播平台,推荐页上展示着一张大尺度的直播间封面图。《法治日报》记者点击进入这个名为“戴上耳机”的直播间看到,镜头对着女主播脖子以下,女主播穿着暴露,双腿呈“W”的姿势跪在镜头前。

在记者观察的两个小时里,女主播全程没有说过几句话,在令人浮想联翩的背景音乐声中,做出一些性感动作。当有人打赏时,女主播就会将嘴巴靠近镜头“亲亲”。该直播间当晚的观看量超过了200万人次。

从衣着暴露、做出性感动作到号称“线上打赏线下可约”,从连麦PK人身攻击到“佛媛”“离媛”“病媛”各类“媛”……记者近日调查采访发现,当前仍有不少主播在网络平台发布低俗视频或进行低俗直播,以此吸引流量。有业内专家接受采访时建议,通过建立完善主播信用联合惩戒机制等方式整治这一乱象。

今年10月1日,上述直播平台发布主播违规管理办法明确,禁止传播、表演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等易使人产生性联想的内容,包括:做出让人产生性幻想的动作;带有性暗示的撩起、拉扯衣服等动作;发出可能引起他人的声音等。

但记者最近连续多日观察该直播平台发现,其推荐页中存在大量与“戴上耳机”类似的女主播页面,点击进入直播间看到,里面一些女主播穿着暴露、凸显性感部位。这些直播间的观看量动辄数万或几十万。

不仅仅是上述直播平台,记者调查注意到,很多短视频平台都存在主播打色情“擦边球”博关注的情况。

北京印刷学院的小林同学是个宅舞爱好者,经常通过短视频平台观看舞蹈视频,“现在舞蹈区怪怪的,很多人都不关注舞蹈本身,反倒是穿着暴露的博主随便扭一扭就可以获得高点赞量”。

“只要是有挑逗刺激的,往往就能吸引流量。”在华北电力大学上学的小郑同学说。他是一名网络游戏发烧友,也经常看网游直播,他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女主播在直播时,衣着大胆、语言轻佻,一些留言污秽不堪,“特别容易让旁人误会自己在看淫秽视频”。

10月16日晚,记者随意点开一些网络平台的直播间看到,有的女主播身穿刚好裹住胸部的裸色上衣,在与其他主播PK输掉后在直播间表演抖胸;有的女主播拿出多件抹胸让粉丝选择,等点赞数达到一定量后,走向镜头前的窗帘后面直播更衣。

一名女主播对粉丝说:“自己已被多次封号,封号后会在小号继续直播,欢迎粉丝加其小号。”

还有直播以“线上打赏线下可约”为噱头,鼓动粉丝打赏打榜。“来到我们直播间,这个夜里就放肆。今晚榜单的前4位可以从四位妹妹中选一位。可以满足你线上线下任何一个过分的要求……”在一直播间里,主持人卖力吆喝着,4名女性背对着镜头站成一排,屏幕上的一些留言不堪入目。

记者随后以一名女大学生的身份私信联系了该直播间负责人,提出想要加入该团队。对方为广东省东莞市一家传媒公司,负责人称:“我们这边是做‘女团’,女主播有无才艺均可,年龄在18岁至28岁之间,保底工资8000元,有点‘小任务’,轻轻松松上下班。”

当记者提出“线下约”有危险的担忧时,该负责人说:“主持人在直播间的作用就是坑礼物,主播配合主持人即可。所谓线下的要求是没有的,但是要加微信和对方聊天,没有所谓的做污的东西。我们只是在直播间用恍惚的言语去骗礼物。”

“我和老公刚办完离婚手续,他就说出了隐情,我当时泪崩了”“办完离婚手续,我们就去了一家离婚酒店,这是给离婚的夫妇准备最后一顿晚餐的酒店,我们吃完饭后当场抱头痛哭”……这是一些短视频平台上“离媛”们共同的台词,她们化着精致的妆,拿着离婚证诉说自己的不幸,再发出数十条短视频,积累一定量的粉丝后,就开始直播带货。

记者近日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搜索“离媛”二字,发现有的短视频平台会跳出“请对虚假人设、借机营销行为说‘不’”的温馨提示,有的平台上仍然有不少以此博关注的主播、博主。

除了“离媛”外,近期社交、短视频平台上还出现了大量“佛媛”“病媛”“菜媛”等各类“媛”“媛媛不断”,通过“立人设”来吸引流量。

如“病媛”指的是在网络平台上放出自己患乳腺癌、甲状腺癌等患病经历,穿着病号服拍出精致照片的女性,她们在积累粉丝后往往号称自己已经痊愈,然后分享治疗心得、推销保健产品。

除了各类媛,网络平台上还充斥着各种不文明的PK直播。前网红“铁靠山”便是靠着在短视频平台上与他人直播PK骂脏话一炮而红的,“卧嫩叠”(即“我是你爹的”)等是其直播PK的习惯用语。9月16日,“铁靠山”被网络平台永久封禁。

但记者调查发现,当下连麦互骂,语言粗俗不堪的情况仍大量存在。在一系列直播视频中,两名主播连麦PK,侮辱性的词语接连不断,大量粉丝在直播间助威、点赞、送礼物。输掉的一方往往要接受低俗惩罚。

这些低俗惩罚包括:跑步抖胸、现场、将内裤塞进嘴里、喝超过身体负荷的水、大量吃辣酱等刺激性食品、用刺激性物品涂抹眼睛等。

还有扮丑的、穿奇装异服的、虐杀小动物的……低俗、负能量短视频、直播层出不穷。将脸上涂得惨白,嘴唇涂成黑色,额头上写着“死”字,身体随着音乐晃动……记者搜到一些“土味”视频,感觉无法直视。

“现在很多短视频、直播真的是毫无下限。色情的、暴力的、扮丑的,各种各样的,我都不敢在孩子面前刷短视频,就怕对孩子造成不良的影响。”北京一位陈姓家长说,他的孩子上小学五年级,周末允许孩子玩一会手机,但他把手机里的短视频App都给删了。

对此,广东的王女士深有同感,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特别反感刷短视频刷到这些内容。她举例说,现在很多主播满嘴网络脏话,孩子听到了也跟着学。她希望加强对网络短视频内容的监管,要多传播一些积极的、正能量的内容。

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罪魁祸首就是流量变现。

他分析说,当下,网络主播正处于二代网红到三代网红的拓展阶段,不少网红都是草根出生,通过一两个短视频或资本运作“火”了起来,他自身没有才艺去留住流量,特别是本来就靠低俗内容“上位”的主播,只能继续靠低俗甚至无底线、无下限来留住、获取流量。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9月2日被全平台封杀的网红“郭老师”。“郭老师”曾经直播日常生活,几乎无人问津,却因一个浮夸吃猕猴桃的视频爆红网络。后来,没有梗的“郭老师”为留住和获取流量,直播愈发低俗:露,拿起沾着不明液体的内裤……

另外,网络主播所签约的MCN公司(即网红经纪公司)也是导致低俗直播频出的一个重要原因。

朱巍说,因为绝大部分主播一开始都是自己干,小有名气后一般都会有MCN公司找其签约,而每个MCN公司的KPI指标存在差异,部分公司可能为了吸引流量而要求主播在直播间做出低俗的行为。

“MCN公司就像一个中间商,一端连接着网红,一端连接着平台,一端连接着有各种各样需求的公司。”朱巍说,这些公司很可能为了流量和流量变现而促成低俗直播。

实际上,各大网络平台也注意到了直播、短视频存在的乱象,在近期纷纷出台、完善直播规范,明确低俗PK惩罚,通过声音、动作进行低俗表演等行为,对这些无下限博眼球的直播行为进行整治,采取限流、封禁等惩治措施。

湖南长沙作为网红地,近年来吸引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进行户外直播,少数主播以低俗、粗俗等举动博人眼球、换取流量的不文明行为引来争议。10月12日,长沙市网信办、市公安局等部门联合开展户外低俗网络直播行为集中整治行动。

而早在2020年3月施行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应当采取措施,防范和制作、复制、发布含有“宣扬低俗、庸俗、媚俗内容”的不良信息。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文化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郑宁说,目前法律并没有对低俗的具体内涵进行界定,一般以公众的通常认知作为判断标准,比如价值导向不正确、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反公序良俗,包括拜金主义、炫富、炒作绯闻劣迹、衣着暴露等。

“虽然低俗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的界定,它可以说是个人品德和道德的一种权利,但如果把传播低俗内容作为一种吸引流量的方式,并且进一步影响公共层面,那就另当别论了。”朱巍说,未成年人尤其易受低俗内容的影响,法律对于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传播可能影响这一群体身心健康的信息作出了明确、严格的规定。

根据新修订的未成人年保护法,网络服务提供者发现用户发布、传播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信息且未作显著提示的,应当作出提示或者通知用户予以提示;未作出提示的,不得传输相关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发现用户发布、传播含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相关信息,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网信、公安等部门报告。

针对网络空间低俗直播、短视频频出的现状,朱巍建议,要对主播的行为进行整治,要求主播按照相关规定规范直播内容。

目前,各大网络平台都有一些规范对主播行为进行规制。记者注意到,这些规范大多对主播的违规行为划分了等级,并作出对应的处罚措施,包括永久封禁主播账号、永久封禁开播、给予警告、断流、封禁开播权限等。

“同时应该完善主播信用机制,即主播出现问题后,其信用度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朱巍说,封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主播被封号后仍然有机会开设新账号重新直播。

记者梳理发现,一些网络平台其实都建立了主播信用评价指标,提出根据主播历史场次的处置情况,对其安全信用分进行扣除,影响分值的因素包括违规的直播场数、违规类型、违规级别等。

“但目前各直播平台之间的主播信用值并不通用,惩戒规则也不相通,把握尺度是有差异的。”朱巍说,由此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比如在A平台上禁止某位违规主播直播,而B平台仍然允许该主播进行直播,那么这名主播可能会把A平台的粉丝带至B平台,“这样一来,平台或许会因为担心用户流失而不敢对违规主播下手”。

他建议各直播平台增加平台处理权限,统一惩戒规则,建立联合惩戒机制,“即一名主播在某平台出现问题,那么其在其他平台上的内容也应该一并下架,在其他平台也不能直播”。

“一方面要反对低俗,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公众表达自由的权利受到限制。因此,建立一个大多数网络平台都适用的底线性规则是很有必要的。”朱巍说,“例如建立禁止行为名单。”(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王意天)

日前,以“开启智能的未来”为主题的“科创中国”企业云课堂走进百度活动举行。此次活动由中国科协、全国工商联主办,中国科协科学技术创新部、全国工商联宣传教育部及经济部、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百度科协、百度公众沟通部共同承办。

近年来,全国各地多措并举,在生产领域,推进资源全面节约、集约、循环利用;在消费领域,增强全民节约意识,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反对奢侈浪费和过度消费,把绿色理念转化为全体人民的自觉行动。

随着分子设计育种成为引领作物遗传改良的前沿技术,近年来育种芯片的研发成为种质资源创新的重要赛道。2014年起,卢坤带领的研究团队选取了588份有代表性的油菜品种进行全基因组重测序,并从挖掘的500多万个变异位点中筛选出5万多个位点,设计了首款液相育种芯片。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一个个新地标见证了新时代10年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有“人造太阳”之称的全超导托卡马克大科学装置,由科学岛上的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中科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自主设计、研制,并拥有完全知识产权。

木星、天王星、北河三、轩辕十四等大小天体依次迎来与“月姑娘”的“亲密一刻”,带来北半球夜空的星月共舞。

药理学家、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简称:上海药物所)研究员丁光生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0月6日21时48分在上海的华东医院逝世,享年101岁。

为落实《关于新时代进一步加强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意见》精神,鼓励航天科技和科普工作者、社会各界人士、航天科技爱好者参与航天科普创作,积极投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全民科学文化素养,加快建设科技强国的伟大实践,中国宇航学会现举办“我的太空梦”首届航天科普短视频创作大赛。

9月28日,以“新征程”为主题的第七届全国老科技工作者日暨北京第十八届老科技工作者日主场活动在京启动,全国老科技工作者线上线下欢聚一堂,共同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

流感是由流感病毒(甲型或乙型流感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主要症状包括高烧、头痛、咽痛、肌肉酸痛等。避免空腹接种;向门诊医生索要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并如实填写知情同意书;接种完毕,需在接种点留观30分钟。

黑土地被誉为我国“耕地中的大熊猫”,东北黑土地则被誉为我国粮食安全的“压舱石”。但“黑土粮仓”也面临着很多问题,其中“变薄”“变瘦”“变硬”最为突出。“把黑土地用好养好”,事关国家粮食安全与生态安全。

9月29日,全国妇联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时代妇联工作成果。据了解,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妇女事业正迈入妇女受益受惠更多、发展环境更为优化、发展水平跨越提升的黄金发展期。

“在科研中,党员要做科技攻关的领头雁,勇挑重担,勇攀科技高峰!”作为国际无机合成、纳米科学及固态化学领域的杰出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吉林大学化学学院教授于吉红一直坚定不移地践行着科研人的初心和使命,深研科技前沿发展,为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贡献力量。

修订后的环境保护法,通过“生态文明建设立法目的+环境保护国家战略+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的新平衡观+保护优先基本原则+若干制度+违法责任”的全新立法思路,“牵头”宣示并贯彻了生态文明理念。

2022年度邵逸夫奖颁奖典礼29日以网上直播形式举行。6位科学家分获天文学、生命科学与医学、数学科学3个奖项,每项奖金为120万美元。

近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指出,要增强全民节约意识,推行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反对奢侈浪费和过度消费,努力形成全民崇尚节约的浓厚氛围。

30年来,中国航天进入创新发展“快车道”,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使用,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基本建成,卫星通信广播服务能力稳步增强,探月工程“三步走”圆满收官,“天问一号”实现从地月系到行星际探测的跨越,中国空间站在轨建造即将完成……这一系列的成就足以称得上举世瞩目。

中国农科院以解决我国农业发展重大科技问题为己任,聚焦世界农业科技前沿、应对国家重大需求、投身现代农业建设主战场、面向人民生命健康,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原创性科技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医疗机构始终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把能力建设作为深化医疗改革的重要内容,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和高质量发展,加快优质医疗资源扩容和区域均衡布局,构建有序的就医和诊疗新格局,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不断健全,医疗技术能力和医疗质量水平全面提升,群众就医体验得到显著改善。

该研究由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朱敏院士团队完成,相关成果形成4篇学术文章,28日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同期在线发表。“可以预见,‘重庆特异埋藏化石库’和‘贵州石阡化石库’未来还将继续为解开有颌类起源的重重谜团做出持续贡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