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报:经济基础支持苏州足球发展;校园和业余发展迅猛

日前,《足球报》记者陈永跟随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考察组对江苏省苏州市进行调研,记者本人撰文谈及苏州的足球氛围。

和上海、广州、北京、大连、青岛、武汉这些老牌足球城市不同,苏州足球的崛起以及进入全国球迷视野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2015年,苏州东吴足球俱乐部成立,2016年进军中乙,苏州时隔多年之后再现职业足球俱乐部;2020年,苏州东吴和昆山FC同时获得中甲资格,苏州同时拥有了两家中国职业联赛次级联赛俱乐部,2022赛季中甲截至第10轮,昆山FC以8胜2平积26分的战绩和南通支云并列榜首,而且大幅度甩开第三名的球队。

从2020年开始,苏州足球更是受到全国球迷的关注:2020赛季和2021赛季连续两年举办中超联赛和足协杯比赛,同时2021年举办了东京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附加赛,以及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这些比赛,都让全国球迷的目光聚焦于苏州。

苏州经济的另一个侧面是强大的县域经济:在2021年的全国GDP百强县中,苏州市全部的四个县级市中,昆山市高居第一、张家港市高居第三、常熟市高居第五,太仓市位居第12。

而在日前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22赛迪百强县榜单》上,昆山、张家港、常熟、太仓4地上榜,分别位列第一、第三、第四和第七位。

昆山市2021年4748.1亿的GDP超越了多个省份及自治区,而昆山市玉山镇更是中国综合实力百强镇第一名,2020年玉山镇GDP高达900亿,超越国内近一半的地市级城市GDP。苏州市四个县级市排名最低的太仓,单单德国企业就超过400多家。

苏州的足球发展格局也呈现出两个特点:其一,苏州市的县级市足球发展呈现遍地开花、各显神通的格局,其二,就苏州市而言,青训中心、赛事体系、校园足球等建设非常出色,但市里目前更核心的工作其实是打造苏州的足球品牌,以及依托国家队、中超等重点赛事引领苏州足球发展的同时扩大苏州的城市影响力。

换句话说,苏州市方面更侧重足球的整体、形象和引导,而苏州的区、县,尤其是县级市则在足球发展方面有不同的侧重。昆山市目前的足球发展以职业足球最为闪耀,2022赛季中甲10轮战罢,昆山FC高居第一,新赛季有望晋级中超,如果昆山最终进入中超,那么昆山FC也将是第一个真正以县级城市命名的顶级联赛俱乐部。

张家港市则在校园足球发展方面展现了极为强劲的势头:2021到2022年度苏州市市长杯,梁丰初中女足获得冠军,凤凰中学女足获得季军。张家港还是国内知名青少年赛事“贝贝杯”的举办地,该项赛事由宋庆龄基金会、中国足协和张家港市共同举办,1983年举办首届比赛,2001年之后因各种原因暂停,2011年重启,从第19届至今比赛一直在张家港凤凰镇举行。

常熟市足协和常熟市草根联盟密切合作,社会足球发展非常活跃,尤其是业余足球联赛,常熟打造了三级联赛体系。太仓市校园足球发展非常迅速,和常熟市一样,太仓市业余足球联赛也是三级联赛体系,而其他县市区只是二级联赛体系。

苏州市整体足球发展情况如下:青少年足球方面有“市长杯”和“姑苏晚报杯”两大本土赛事,同时举办或者承办了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的“菁英杯”、女足青训中心“希望杯”、以及“太湖杯”邀请赛等赛事。

举办2020和2021赛季中超联赛的太湖足球运动中心,拥有包括9片11人制天然草皮足球场在内的总计20片足球场,同时拥有完善的配套措施,目前苏州市男女共14支精英梯队在这里训练。

政府扶持职业足球的政策是晋级中甲一次性奖励2000万,每年中甲俱乐部专项扶持1000万,同时,俱乐部每建成一支成建制梯队每年扶持30万。社会足球方面则创立了苏州市足球联赛、苏州市足球甲级联赛和苏州市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联赛三大赛事。

苏州市目前建成各类足球场地1487片,且场地标准普遍较高,昆山专业球场正在建设。校园足球打通人才通道方面也有突破。女足方面,东亚杯中国女足右后卫李梦雯便出自苏州,苏州青少年女足的发展更是遍地开花形成了初步的规模效应。

其一,竭尽全力打造“苏州足球”和“苏州球迷(或昆山球迷等等)”的本土足球文化,增强球迷的地域归属感,尤其是作为第二大移民城市,要让更多的“苏二代”、“苏三代”真正融入苏州足球文化之中,并以此实现苏州文化认同及苏州归属感。

其二,实现顶级职业俱乐部的突破并长期稳定在顶级联赛,这是苏州足球的拳头,同时会进一步带动苏州足球的全面发展。苏州青少年女足发展是亮点,那么职业女足的打造也刻不容缓。

其三,苏州市委市政府、苏州市教育局、苏州市体育局和苏州市足协要进一步加强足球支持和管理,打造强大的数字化平台,全面整合现有资源,打造更加强力和完善的校园、青训、竞赛、社会等足球体系,让强大的“五个指头”形成更加强大的“一个拳头”。

Leave a Reply